ub8优游登录

父爱如山

单位:建庄矿业作者:朱海峰发布时间:2019-01-10 点击数:728

光阴似箭,岁月如梭,转眼间父亲已经八旬有一了,岁月在他那饱经风霜的脸上刻下了一道道深深的皱纹,两只因劳累过度的眼睛深深地陷了下去,岁月的沉积压弯了他的脊梁,矫健的脚步也变得蹒跚,鬓角又新添了白发,这就是我的父亲—一个普通的农民老汉。

从我记事起,为了迫于生计,父亲便在家乡的办矿上上班,那时下井的工资很少,一天只挣两元多一点,就是这两元多一点的工资,父亲一干就是二十一个春秋,曾经创下了三百五十二天的出勤记录,在那个特殊的年代,是常人难以想象的。每当父亲讲起在矿上的往事,便有说不完的话,那时下井的条件很差,井下巷道全是木头支护,顶板一来压就嘎吱嘎吱地响,让人随时都能感到死亡的恐惧。身上携带的矿灯足有十几斤重,还不时地向外渗着硫酸,稍不留神衣服就会被腐蚀个洞。

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,父亲三十六那年,因为打风眼时被一块小小的石头砸中了头部,父亲昏迷了三天三夜,医生说好在骨头里的那层膜没破,才侥幸捡回一条命,至今父亲的头上还有一个小小窝。为了儿女,他付出了比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和酸楚,在那苦难的年代用责任诠释了人间父爱的尊严。

然而逝去的是时光,抹不掉的是记忆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对父亲的体会也越来越深,对父亲也越来越多地充满敬意,父亲就像一座大山,巍峨地挺拔在儿女的心间,在他的身上,我看到了山一样的伟岸,山一样的脊梁,山一样的包容。他把一生的精力都无私地奉献给了儿女,他就像孺子牛一样默默耕耘,更像春蚕到死丝抽尽,蜡烛成灰泪始干。父亲一生极其平凡,但我却在父亲身上读懂了许多无言的教诲,那是一种鞭策,一种激励,更是一份心头的沉重!

当我身为人父,提笔再去书写“父亲”这两个沉重的字眼时,我不觉泪湿双襟,我感到那种对父亲的情怀使我想大声哭泣,我时常真切地觉得,虽然父亲那代人经历的苦难已经随着岁月的流逝远去了,但那些不复再回的悲怆还时敲打着我们的心扉,还校正着我们人生的未来。父亲,就仿佛是一座奇异的峰峦,激励着我去跋涉,去攀登,去追寻属于我自己的人生之路。